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八季:以真理为信念,以天下为己任

《福利视角》

2012-02-29     编辑:yuedu   点击:2461

 

(推荐人:土地资源管理系研一 张扬)

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对话。的确,《福利视角》就是这样一本好书:它不仅详细阐释了不同的福利视角,更加具体地解释了不同福利观点所根植的根本性分歧——什么是人类的本质以及什么是优良社会的意义,从而让我们对于不同福利政策的相关讨论更加深刻,也让我们从根本上搞清了公共政策和道德选择之间的联系。

总体而言,本书分为两个部分:福利视角和政策讨论。

在本书的第一部分中,作者阿伦迪肯概述了福利的五个不同视角。

在第一章“福利与平等”中,福利被认为是利他主义的表现。这一视角假定:一个更加公平和整合社会的建立,有助于培养公民间的相互责任感,帮助他们实现其道德潜能。因而,福利的任务在于:重新分配资源和机会,由此提供一个鼓励和表达利他主义的机制。这一视角的核心认为:必须在一个面向所有人开放及其使用的福利服务设施中,将资源输送给穷人。因此,福利的权利应该尽可能地普及和无条件,它不应该依赖于福利申领者的收入,同时申领者的行为或性格也无需满足一定条件。

在第二章“福利与利己主义”中,福利是追求个人利益的一个渠道。这一视角假定:绝大多数的福利申领者将采取理性的行动来改善他们自身及其家人的境遇。福利的任务是提供激励机制,并在促成公共利益过程中引导自我改善愿望的实现。也就是说,无论社会福利制度的最终目标如何,只有通过设计及传递“个人是受利己主义的驱动”这一共识才能实现。福利政策不可能通过强制而达成目标,也不可能依赖于呼吁利他主义;它们可以做的只是建立一个引导个人追求私利的社会结构框架。

在第三章“福利和家长式制度”中,福利则被认为是权力的行使。这一视角假定:相当比例的福利申领者缺乏追求他们自身利益的能力,其结果导致他们无法对如前一种视角假定的激励性制度变革做出反应。因此,福利改革的任务是迫使这部分人采取有助于他们长期境遇改善的行动方式,从而实现公共利益。劳伦斯米德在《超越权利》一书中围绕“为什么联邦政府自1960 年代以来的政策项目没能很好地解决困扰美国的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他认为,导致这一后果的部分原因是联邦政府支持弱势群体和失业人群的措施是宽容的,而不是强制的。也就是说,联邦政府把救助给予受助者,但是很少规定条件,以鼓励他们在社会中承担责任和义务作为回报。故而,福利的最重要作用在于:确保公民在享受权利前已履行了公民义务。

在第四章“福利和责任”中,福利是道德再生的一种机制。这一视角假定:人们受责任感的驱动,同时对其生活的社会共同体有义务。因此,福利的任务在于培养和提高这种责任感,同时通过劝导和道德争辩来达到此目标。从这种视角出发,福利应当主要着眼于劝导而不是强制,鼓励和道德劝说而不是经济激励或者惩罚。实现这种福利与社群主义是紧密相连的。社群主义的福利方法,首要并且是最为突出的是强调福利申领者的义务及权利;其次是建立对福利普遍支持的需要;此外,福利还必须具备判断性和道德性。

在第五章“作为临时救助的福利”中,福利被认为是走向就业的过渡。这一视角是在回应前两个视角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这一视角假定:仅仅通过现金津贴的福利不可能缓解贫困问题。凡越是慷慨提供现金津贴此类的福利,将越削弱人们的工作动机,同时也威胁家庭的稳定。因此,福利必须担当起向有偿工作转变的角色。倘若福利只是针对贫困的症状而非起因,就不可避免地会造成激励和价值间的矛盾,从而削弱了福利制度的可信度和效率。

第二部分“政策争论”,作者介绍了当前有关英国和美国的福利改革。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的政策措施是以上五种视角的综合运用。在政府执政时也许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计划方案,以保证政策全面具体地实施。但是在各种思想与社会事件的互动中,在政治承诺和行政管理经验的互动中,在价值、政府压力及选举政治的互动中,社会政策得以不断地再生,从而推动社会整体福利水平的改善。

因此,虽然阿伦迪肯在每一个福利视角中都提供了关于福利角色及其目标的不同构想,但是,这些视角之间并不相互排斥。虽然每一个视角都勾画出了不同学者对于人性、福利与人类行为及动机之间的相互关系的不同理解,但是,这些视角之间也存在着一种内在的依互、发展的关系。可以说,不同福利视角的争论引起了福利研究者的持久兴趣,而视角的交互发展则带动了社会政策的完善。

当然,需要强调的是,《福利视角》一书作为福利研究方面的总结性著作,其目的并不在于简单的将不同视角的福利制度呈献给读者,而在于结合每位学者的社会经历、身份背景,论证“学术和政治评论家们的思想是由社会力量所塑造的,但是并不是由这些力量所决定的”这一观点。正如大卫马昆德所指出:“思想家们对其所处社会的压力做出反应,他们的学术思想只有在与社会力量对话中才有共鸣”。可见,“杰出思想”并非是在真空状态下产生的。相反,它是宏观背景下产物,来自于实践,并将最终指导着生活。

那么,想要做好社会科学研究,想要真正制定出利国利民的政策,就不能奉行“唯理论主义”的原则,而应在开展充分调查、深入分析的基础之上,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最终选择正确有效的措施实现政策目的,进而对相关理论进行补充与完善。这是几个福利视角的形成之路,也许,也正是阿伦迪肯想要带给读者们的最重要的启发。

所以,想要了解福利视角的“前世今生”吗?想要知晓福利视角的发展过程吗?想要对我国的福利政策提出自己的想法吗?读透《福利视角》,将为我们开启社会科学研究的坦途!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