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十四季:滋味

《死者代言人》

2013-01-01     编辑:zhangzheng   点击:1737

书籍简介

《死者代言人》通过讲述以少年安德为主人公的科幻故事表现出作者对人性、对生命、对个体与群体的关系、对宗教的独特思考。透过字里行间,我们仿佛看见作者投身于书中,化为安德,激情四射地为死去的人,为落后的种族,为文明之间的沟通与理解而大声疾呼。

 

作者简介

奥森·斯科特·卡德是当今美国科幻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在美国科幻史上,从来没有人在两年内连续两次将“雨果”和“星云”两大科幻奖项尽收囊中,直到卡德横空出世。1986年,他的《安德的游戏》囊括雨果奖、星云奖,1987年,其续集《死者代言人》再次包揽了这两个世界科幻文学的最高奖项。

书评:

伸冤在我 我必报应

几年前看的这本书,犹记得当时带着阅读《安德的游戏》所产生的酣畅淋漓的感觉,化身天才英雄少年,灭杀虫族的激情开始看这本续集。初读稍有不适,节奏变慢了,矛盾冲突的设置似乎也不疾不徐,当然悬念设置、情节展开仍旧引人入胜,最重要的是,时不时会出现的布道式言论,让我这个被洗脑成无神论者的唯物主义者觉得有些可笑。但是随着阅读的深入,我似乎爱上了这种富有悲悯情怀的,体察入微的融入宗教的科幻小说写作方式。书中的一些片段至今仍让我回味。

书中对生命形式的分类:生人——人类,与我们同处一个星球,一个世界,只不过来自外地;异乡人——来自不同星球的人;异族——另一种族的智慧生命,可以视同人类;异种——(贬义)包括一切动物,人类无法与之交流的别种智慧生命也包括在这一类中,是真正异化于人、无法沟通的生命。将对方视为异族还是异种,决定权不在被判断的一方,而是取决于判断的一方。当我们宣布不同于人类的另一种智慧生命形式是异族时,其含意并不是说对方选到并跨越了某个道德上的门槛——跨过这道门槛的是我们自己。

书中对卢西塔尼亚星的生物圈设定也是一个创举,并且对情节的展开、悬念的设置和矛盾冲突的推动起到了重要作用。斯科拉达,一种当地的病毒,可以分裂基因分子,阻止它们重新组合成正常形态或进行自我复制。但它的作用还不仅于此,德斯科拉达可以使一种生物的基因与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物基因结合起来。因此,卢西塔尼亚的所有生物为了免疫这种病毒,进化成了动植物两种形态,成对生长:水蛇对应着爬根草,吸蝇与苇子,欣加多拉鸟与特罗佩加藤。猪仔(即该星球的智慧生物坡奇尼奥)则对应着森林里的树。猪仔可以从动物形态通过死亡(人类定义的死亡),从尸体中转化为植物形态,树,开始第二生命。而猪仔们的繁殖方式也是非常奇特,雌性在婴儿期便达到性成熟,与作为父亲的树受精并且生产,最后婴儿吃掉母亲,成为成熟体。雄性性成熟都很晚,必须进入第二生命,树,才能当父亲,而占据部落主宰地位的雌性猪仔都是不能生育的,她们统治着整个部落,却不能传下自己的基因。

一切的矛盾,一切的悲剧起源,一切异族与人类之间的不理解,人与人的不理解,都在最后,在安德这个死者代言人的娓娓讲述中化解。而似乎被神化了的安德也有让人唏嘘的一面,对姐姐的爱恋最终成空,失去了作为最亲密的情人的虚拟网络智慧生物“简”,以及和虫族女王之间的惺惺相惜。

在这个人与人之间都缺乏信任和理解的年头,探讨人类和外星生物的理解似乎有些遥不可及,但是看完这本书,能够受到一些教化,汲取一些力量,进行一些思考,而不是停留在单纯的阅读快感上,那么作者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愿我死后有人替我代言。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