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六季:品位经典,理解当下

《浮生六记》

2011-11-04     编辑:yuedu   点击:3700

    

作者简介

沈复(1763~?),字三白,号梅逸,江苏苏州人。年轻时秉承父业,以游幕经商为生,后偕妻离家别居,妻子客死扬州。四十六岁时有感于“苏东坡云‘事如春梦了无痕’,苟不记之笔墨,未免有辜彼苍之厚”,乃作《浮生六记》。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自传体文学的作品,原书六卷,已逸其二,现仅存四卷。书中记叙了作者夫妇间平凡的家居生活,坎坷际遇,和各地浪游闻见。文辞朴素,情感真挚,前人曾有“幽芳凄三角,读之心醉”的评语。本书文字不长,但向为文学爱好者和研究者所重视,影响广泛。 

浮生小世界 

                                        文:浙大08级汉语言 广深公路

 《浮生六记》是散文中的异数,作者沈复名不见经传,文中絮絮叨叨叙述的又是家常琐事,要被桐城派打入事体“猥琐”的地牢。然而五四之后,新人们拂去其上尘埃,《浮生》才算被人知晓。俞平伯赞其“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晶莹,不见衬露明莹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精微的痕迹”,多少也因为看出一点自由的血统。然而沈复必然志不在名世,《浮生》通篇只见一个追忆似梦如烟往事的文人,不遮羞,不虚美,动情回述一个凡间的童话,童话演到最后,五指沾尽了阳春水,沈复在亡妻坟前,不说其他,唯祝“卿若有灵,佑我图得一馆,度此残年,以持家乡信息”,已是历够了风霜。

沈复芸娘一始就是不合时宜的。不遵“发乎情,止乎礼”,调笑嬉闹,皆缘情而起,必定没少受白眼。又沈复全无功名之想,芸娘亦不从旁规劝,于是得了恶媳之名。芸娘的自由追求其实比沈复更甚,为游水仙庙女扮男装,被熟人误以为妓者。想史上肯这样做的除却戏文中人,大概也真只有娼家了。两人与传统一开始就走了岔,越往后,只会岔得越多,到得芸娘失爱于公婆,则只好被扫地出门了。幸而沈复情笃,二人还可相依为命流落天涯,给了传统礼教一记软弱的耳光。

他们是软弱的,任是谁处于那样的情境,也是不得不软弱。五四新人们看见并激赏的是一星微弱的火,转瞬即逝。沈芸二人一碰壁,就求全地缩回了自我的小世界。《闲情记趣》中所记蚊帐之境,蚊化为鹤,又草木之趣,“以丛草为林,以虫蚁为兽,以土砾凸者为丘,凹者为壑”,都指向内心自在的小世界。这小世界之物皆由我化,对应到沈复的生活,就是他们夫妻的共同隐遁的家园。其间有自然(天然的树木、山水等),有工趣(盆栽、假山、插花等),有文化(友人间联诗作对等),当然有处主导地位的两人的自我意志。于是,两人发展出了一种受难者的哲学,好比隐入第欧根尼的桶,自成一统。其间屏蔽纷争,净化苦难,叩问自身,圆融心性等等。但是,小世界的构建并不能全然脱离外部世界的影响,妄图完全摒弃所有的联系,这是沈复和芸娘的天真。所以,芸娘的死证明这并不能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世界。沈复最终泪眼迷离地追问,将一切归咎于过分情笃,以自我否定的方式劝诫世人,动人之余,实在令人叹惋。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