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七季:中国小说百年

《边城》

2011-12-21     编辑:yuedu   点击:2555

 作者简介

沈从文(1902~1988),湖南凤凰县人,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1946年到北京大学任教,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的研究。沈从文1988年病逝于北京。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作者以清雅自然的笔调抒写出船家少女翠翠的爱情悲剧,凸显了人性的真善美和心灵的澄澈美好,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占有特殊地位。

 

梦之边缘的邂逅

     文:11级理科  王昊

一部田园牧歌式的小说,一幅湘西浓郁的风景画,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一段凄婉的爱情故事。在梦的边缘,我邂逅了那位女孩,只惊鸿一瞥,翠翠便长住心间。

 

初识翠翠,她如小鹿,会直勾勾盯着在爷爷渡船上看她的人,待察觉别人无恶意时就又开开心心耍起自己的水,斟酌起自己的小趣味。偶尔跑入林间,在白塔旁嬉戏一会,待爷爷着急时蹦蹦跳跳跑出来,与黄狗耍两下,冲爷爷撒撒娇。是的,这就是翠翠,是懵懵懂懂、不谙世事的翠翠,她活泼、单纯、惹人喜爱,她懂事、能干、体贴爷爷。这样的翠翠大概会勾起每位读者对自己童年的回忆。我总相信,童年时,我们每个人都是翠翠,我们也有类似的天真、类似的灵动。

  

再识翠翠,是在那碧溪边山歌相伴的晚上,翠翠与爷爷相卧溪边,听爷爷讲述父母亲相恋的故事。累了、倦了,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梦中,她听到一种“顶好听的歌声,又软又缠绵,自己像是跟着这声音到处飞,飞到对溪悬崖半腰,摘了一大把虎耳草”,翠翠哪里知道,这歌声正是傩送唱给她听的呢!歌声里藏着少年的爱慕与思恋。而在龙舟赛的那晚,翠翠已被那种似快乐又似忧愁的心绪扰动的不安,悄悄地,她已长成了一个少女,不再是那个没有心事的小女孩了,这时的翠翠,有了羞涩,更多了一份可爱。梦中,我望着翠翠,纵使已成为少女,她的眼神依然清澈如小孩,连羞涩都透着一股天真气。也许,心灵单纯如翠翠的人,不论处于生命的哪个阶段,那种由内而外的真、善、美永远不会变质。

  

又见翠翠,是在那个小小的渡船上,风景依旧,人事已变。碧溪的水仍然那么清,白塔却已塌陷,涨水的那晚,隆隆的雷声带走了翠翠的祖父,也带走了翠翠的青涩与懵懂。老船夫对翠翠说过“不许哭,做一个大人,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许哭。要硬扎一点,结实一点,才配活到这块土地上”,翠翠终于变成大人了,然而,天保已死,傩送远走,只留碧溪,相伴左右。“这个人也许永远不会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

  

我虽不敢奢望,梦中的翠翠活在现实,也不敢期许所有人都能像书中所描绘的茶峒人那般淳朴、善良,但至少,我们可以朝着那个方向试着走走,在快节奏的现代,我们习惯拖着疲惫的身子奔走于市场潮流中,真善美被漠视甚至被耻笑,可是,为何翠翠能那么打动人心?因为她的真善美闪烁着人性的光辉,而这种光辉无论在何种年代,都是人类内心真正渴求的,是人类灵魂真正需要的力量!

  

希望有一天这样的梦会不再是梦,这样的邂逅也再不带有惊异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