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十一季:尘世都在色彩里

《逃避自由》

2012-11-21     编辑:zhangzheng   点击:2292

内容简介:

  埃里希·弗罗姆一直致力于研究现代人的性格结构及有关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相互作用的问题。这本《逃避自由》是这项研究的一部分。目前的政治发展及其对现代化最伟大的成就——个性及人格的独一无二性的潜在威胁,使他决定中断大范围的研究,集中精力专门研究对现代文和社会危机最要紧的一个方面,即,自由对现代人的含义。  

 

作者简介:

埃里希·弗罗姆(1900~1980),德国人,精神分析学家、又是哲学家,是当代西方精神分析学派的理论权威。继弗洛伊德的“无意识”,荣格的“集体无意识”之后,弗罗姆提出的“社会无意识”,成为了无意识理论发展史上树立的第三个里程碑。他融合当代西方哲学、社会学、人类学、史学和宗教等多种学科的思想成果,来探索人性和灵魂的奥秘。

 

自由,你准备好了么?

新弗洛伊德主义哲学家埃里希˙弗洛姆的《逃避自由》成书于1941年,旨从用性格机构及有关心理因素与社会因素的相互作用角度剖析集权主义、批判现代社会,指出现代人虽然“摆脱了前个人状态社会纽带的束缚”,却因无法承担自由带来的重负,选择放弃自由,重新建立臣服或依赖关系,这即为法西斯主义等极端势力得以迅速扩张的心理基础。弗洛姆对人格敏锐的省察分析入木三分,如今读来仍有震撼之感。

 

自由:既是祝福,又是诅咒

 

弗洛姆用西方文明基础之一的《圣经》伊甸园语言切入人与自由的关系:亚当与夏娃受到神的庇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伊甸园,他们没有自由、不必思考,无忧无虑,这时的人处于蒙昧的原初状态。夏娃被撒旦的化身—蛇诱惑,与亚当打破上帝的禁令,吃下智慧果,他们“双眼明亮了,如神能知道善恶”,这个反抗上帝的第一个行为标志着人类发现自我,获得自由,有得必有失,人类被永远地逐出伊甸园,只能靠自己在荒凉的世界中艰难谋生。人类的历史是个体化不断加深的历史,也是自由不断增大的历史,摆脱自然、部落、宗教束缚等“伊甸园”剧目千年来接连上演。当以“平等、自由、博爱”为旗号的资产阶级兴起之时,获得解放的德国民众又为何甘愿交出自己的自由,纷纷成为法西斯主义的狂热支持者呢?

 

人类是矛盾的生物,一方面渴望挣脱一切枷锁,自由地去远方流浪;另一方面又在心底保留融入有秩序的整体的诉求。弗洛姆指出,“摆脱束缚,获得自由”与“自由地发展”(积极的自由)并不相伴而生,后者的缺乏往往使人们对手中来之不易的自由束手无策。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失去依靠的个人感到渺小、孤独、疑惑、焦虑,安全感的缺失更是令人难以忍受。因此,人们宁可放弃自由,也要疯狂地找到依靠,重新建立纽带,找回安全和保护,殊不知他们所向往的完美天堂可能是人间地狱的表象,这构成了逃避自由的心理机制。

 

自由一体两面,既是个人在实现自我以可能的祝福,又是意识到被抛入世界必须独立承担责任的诅咒,至今如影随形。

 

现实:孤独的人面对异化的世界

过去人安全但不自由,现在人自由却孤独。逃避自由的心理机制不但有碍于个人自我实现,更有可能为极端思潮提供生长的沃土,酿成历史浩劫。书中,弗洛姆对权威主义、破坏欲、机械趋同三种逃避机制类型进行了细致的分析。这里只讨论机械趋同,它是逃避自由的一种更普遍、更温和的形式,个人为了摆脱自由带来的孤独和责任,主动放弃个性,“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按文化模式提供的人格把自己塑造成那类人”,变得和其他人一样。

 

随着现代化的推进、民主法治的建立,处在个人的地位和价值得到空前肯定的时代,人们感到自己拥有自由意志,能够自主地做决定、追求梦想,然而他们很少反思,自己是否在不知不觉中归顺于匿名权威。以往人们打破的是外在的束缚,而现在,常识、公共舆论等匿名权威无形中内化成人们的思想,例如幸福标准的单一化与绝对化对人性的压迫。家庭是社会化的基本单位,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彼此攀比,竞相把孩子送进种种补习班、特长班,却很少征求孩子的意愿,剥夺了他们本应快乐轻松的童年;上学时一味地追求好成绩,忽视甚至模式其它素质的培养,独立生活时却不知自到底要做一个怎样的人,高分低能、有才无德的现象屡见不鲜。进入社会后,人们随波逐流地追求“成功”,认为幸福就是大房好车、名利双收,把所有精力用来追求这样的目标,甚至不择手段。目标一旦实现,却感到失望和空虚,因为他们没有想想自己真正的愿望是什么。再例如当下的“考研热”、“考证热”、“辅修热”,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出于对知识的热爱决定深造,而不是盲目跟风提高所谓的职场竞争力呢?他人想要的不代表你也要得到,不想要的东西,积累得再多,也毫无意义,更是对短暂生命的巨大浪费。

 

同时,工业化社会造成异化愈演愈烈,消解着人们存在的意义。信息革命汹涌而至,每个人都在说话,每个人都没把话说完,时代的噪音越来越多,反而加深了人的孤独。人们普遍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更易被浮躁的社会风气影响,二者恶性循环,导致越来越无聊、越来越迷茫,最终走向虚无主义和相对主义。

 

孤独的人面对异化的世界,自由仍然无处安放。

 

理想:健全的人+健全的社会

 

虽然如此,弗洛姆仍对人类发展的前景充满信心。心理问题与经济、政治、文化是有机的整体,要解决逃避自由的问题,首先要完善民主制度,构建健全的社会,激发“对生命、真理及积极自发实现个人自我的自由的信念”,通过自发的爱和劳动与他人、世界相连,从而实现真正的自由。

 

弗洛姆的自由学说发掘了人性的无限潜能,为从心理层面分析集权主义起源提供了更直观的视角。“逃避自由”明确地揭示了通向自由之路的道阻且长。虽然打造弗洛姆健全的人与社会的目标带有极大的乌托邦色彩,将社会政治现象的原因一味归结于心理的倾向也有失偏颇,但这丝毫无损其思想的光芒。

 

掩卷回味,当娱乐代替必要的思考,过度消费构成快乐的源泉,沉醉于科技进步带来的享乐中时,我们是否还在逃避自由?答案不言而喻。

 

文:10人文 李竺燃(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交流生)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