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十一季:尘世都在色彩里

《尸鬼》

2012-11-21     编辑:zhangzheng   点击:2451

 作者简介:

小野不由美(1960~ ),日本女性小说家。作品风格多样,有加强了恐怖要素的本格推理小说,以及构筑了厚重世界观的超级奇幻小说等等。代表作有已被TV动画化的《恶灵系列》、《十二国记》、《尸鬼》等。基本不会抛头露面,杂志的采访中曾刊登过身穿和服的背影。

 

内容简介

周围隔绝而封闭的外场村在今年夏天怪事接踵而来:新搬来的居民,不断死去的村民,查不出原因的死亡……它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这部恐怖小说可说是一部群体故事,故事描述不同村民的遭遇,没有集中一人作主线发展。

 

粉祭

 

传言越美的樱花树下掩埋的尸体越多,那些无法安息的浮游灵魂们的强烈气息被樱贪婪地吸收,终于妖艳得不可一世。查不到相关的科学依据来验证其是否真实,但从此看到粉色,心中总是不由自主地产生疙瘩——不是害怕,只是无法找到合适的词句来描述。

 

直到看到动画版的小惠那头粉色长发在一空樱花的衬托下显得分外妖娆,猛然觉得竟是如此协调与理所当然,同时恍然大悟了:与樱花一般的粉色,它在单纯地犯罪。

 

不论是小说亦或现实,粉色出现在年轻活力的小姑娘身上,让人觉得合适可爱,会夸她“萌”,因为粉粉的她,显示出难能可贵的干净与单纯。那么,当这个粉色的小姑娘微笑着扯掉蜻蜓的翅膀,“咯咯”笑着看着蜻蜓挣扎,你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么?他们,你们,我们,出世不久,便可以本能地借着年幼无知的绝佳借口,以好奇心为掩护,撕扯掉非人类的生命,践踏不会喊叫的生命。就像新生的尸鬼,不过是饿了而已。做着那些事的我们,可以说是完全不明白这种行为的残忍。对生命没有概念,也就无所谓对尊重生命。我们这么做,动机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这样做了会怎样”的好奇心,就是这么单纯的念头,再无他想。所以,尽管当时做着这么残忍的事情,我们脸上的表情依旧可以单纯得令人心生怜爱。

 

接着我们学会了礼仪,衣冠楚楚的我们小心翼翼地压抑着本性,时间久了,以为剥除了那些丑恶,以为自己无限接近圣人了,却被突如其来的困境轻松揭出了那些不可示人的真相。

 

《尸鬼》中,尸鬼头领沙子,这个外貌永远停留在最可爱最单纯年龄的小女孩,她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必须吸人血,但有人因此而死——这是在她目的之外的;她为世人不容,孤独无援,她只不过想要有人陪伴,所以她必须制造尸鬼,但有人因此而死——这也是她目的之外的。医生敏夫,把保护村民的生命当成自己责任的男人,他只不过想要打败尸鬼,所以他必须拿自己唯一可以得到的尸鬼——未婚妻做研究,但是未婚妻承受了各种死法的痛苦——这是他目的之外的;他想要拯救村庄,所以他必须杀死所有尸鬼,但生活在一起的村民们的自相残杀——这也是他目的之外的。现实中,白领们只不过想要更高的工资,所以必须排挤相同职位的同事,到这他人事业,——这是目的之外的;父母们只不过爱自己的孩子,所以他们必须逼孩子成为最好的,但是孩子的自杀——这是目的之外的;情侣只不过想要永远在一起,所以他们必须占有对方的一切,但是吵架甚至打架——这也是目的之外的。瞧,目的是那样单纯呀,可是,我们在犯罪。

 

这样的犯罪,动机单纯,心境单纯。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进地狱,但这一刻的我们,绝对是魔鬼。

 

不是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粉色。不想屈从,不想否定自己的存在,不想落得个憎恨自己的下场,不想让自己厌恶自己,这样的律子在现实中亦有真人版,只不过,小说中的一百五十分之一的概率,现实中又有多少呢?即便有,这些企图扑灭我们疯狂之火的人也被我们杀死了。人性,果然是活下去之后才存在的东西。

 

如果说被死亡包围的外场村是一座祠堂,那尸鬼和村民不过是在这座祠堂中演绎着一场粉色的祭祀,用对方和自己的生命,那么现实的世界是扩大了的外场村,三维的我们亦用自己进行着一场祭祀,我们却不知,亦看不到弥漫周身的,粉色的妖糜。

 

文:人文11  林青荻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