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下,在书面语境,特别是网络语境中,"阅读"一词正在越来越多地被"悦读"一词所取代,想必自有它的道理。"悦读"和"阅读"一字之差,但就读者的心理感受而言,却千差万别。

"阅读"总掺杂着一种盲目、被动的感觉。而"悦读",就有了目的性、主动性、一贯性,甚至依赖性的成分。

首页 > 悦读时间 > 推荐图书 > 第十二季:生命季

《错把妻子当帽子》

2013-02-25     编辑:zhangzheng   点击:2222

内容简介:

 

    本书诉说了24个神经失序患者神奇的遭遇和经历。萨克斯医生深入这些心智上有偏差的患者的日常生活中,平静、也平等地观察他们﹑与之互动,记录他们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这些奇特之人的状况虽然各不相同,但都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和未必为我们所知的另一种辽远的宁静。

作者简介:

 

 

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1933年— ),经验丰富的神经病学专家,具有诗人气质的科学家,在医学和文学领域均享有盛誉。他擅长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充满人文关怀的笔触,将脑神经病人的临床案例,写成一个个深刻感人的故事,被书评家誉为本世纪难得一见的“神经文学家”,被《纽约时报》誉为“医学桂冠诗人”。

                   错把妻子当帽子

/王莉

    如果可以的话,你最想要拥有的异能是什么?相信很多人会回答mind reading。好奇心虽不能作为区分人与其他动物的标准,但是人的窥视欲的确十分强烈。而人类中存在着少数个体(其实这样的“少数”并不罕见),他们吸引着我们这些所谓“正常人”小心翼翼的窥视,他们的思维、行为、与社会的互动总是呈现十分异端的状态,这种状态有的是具有恐怖杀伤性的,有的则以非常浪漫的形式展现,我们不管,我们都叫他们:精神病。

    关于精神病人的书不少,也大多畅销。相信很多人看过《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我从此书中获得的感受是以下关键词句:啊?我去!丝高易!跟他相比我智商捉急。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等等。这书精彩,但是更多地透着一种猎奇的小面貌,我们抱着“看看下一篇又是哪个精神病要刷新我的三观”的心理一读到底,读完感叹“我果然不如精神病高等”就可以把它放一边了。但是我所要推荐的这本书我给的评价首先是两个字:专业。这本书叫《错把妻子当帽子》,作者是奥利弗·萨克斯医生。

    去年年前我回家,我的父亲在饭桌上手抓高脚杯,两眼模糊语带感慨地对我说,他觉得自己老了,有时候会突然失忆,忘记刚才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我当时很受惊,看着我父亲自顾自美滋滋地喝着小酒,突然想到《错》一书中的一篇:《永远十九岁的水手》,这篇的主角的记忆永远停留在十九岁,他对于发生过很久的事情会有印象,但是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却立刻忘记,他所患的科萨科夫综合症的症状就是逆行性失忆,这种精神病的诱因多是酒精过度刺激脑间乳头状体,导致其内部的神经细胞遭到破坏,而大脑其他部分功能完好。我这才意识到我的父亲也许因为长期的酒场应酬已经开始出现类似这样不好的身体反应了。

    这就是《错把妻子当帽子》的最大特色,奥利佛的文笔极好,下笔却不浮夸,他把神经病学、医学知识和文学作品做了极好的结合。能做到这点的作者已经凤毛麟角,更何况书中字里行间流露着奥利弗十分平实的人性关怀,他并非因为自己的医生角色就化身救世主,事实上,大部分由大脑问题发端的精神病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他的治疗过程patientfriendly,他的写作同样peacefulhumane。我们的窥视欲在看这本书的时候会被隐藏的很好,我们感兴趣去窥视的往往是“不可说系列”,越模糊越神秘越无法解释,就越给我们添油加醋的洒狗血空间,而当你知道了这些精神病人的病因病理,你就认识到很多匪夷所思的表象下面都有冷冰冰的科学说明,这些科学解释让表象的恐怖变得无奈,浪漫变得心酸。

    你可能会问书名“错把妻子当帽子”不会也是一个精神病人的症状吧?本书除了永远停在19岁的水手,还叙述了其他23个神经失序患者的遭遇,而分不清自己的老婆和帽子的家伙就是其中之一,这哥们是牛哄哄的音乐家和歌唱家,他眼睛完全没问题,但除了抓住自己老婆的头要当帽子带、不能通过看到的实物认出玫瑰花而只能描述其为“红色螺旋形状,系着一条绿色线状物”、觉得手套“有五个小袋子”所以大概是零钱包、看电影完全分不清谁是谁之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啦!如果不是他故意卖萌,那就是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像电脑一样只能通过机械的拆解世界去辨识物体了吧。听上去很有意思,而且其他几篇也不会让你失望。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