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紫金文艺 > 原创文学

青春的执念

2016-09-19     编辑:zhangzheng   点击:22221

    孟东是家中的第二个儿子,而王馨是家中的独女。他们的相识是经人介绍的,那么普通,那么平凡,在十七岁的那个花季一样的时间,他们从陌生走向熟悉,他们之间原本平静的海面渐渐泛起波澜。

孟东说他第一次见她时就被她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吸引了。

王馨说她第一次看到他只能用傻里傻气来形容。

说到这里时,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又开始转动了,她没有说的是,她喜欢他那因为劳作而黝黑健壮的胳膊,也喜欢那属于庄稼人的特有的朴实勤恳。

在那懵懂的青春里,爱情来得那么顺其自然。夕阳笼罩下的田根上有他们并肩的身影,那微风拂过玉米地时刮起的风声中多少含着他们的情话。他们没有山盟海誓,因为他们那儿既没有山,也看不到海。他说将来要带她去爬山,爬到那云的顶端;要带她去看海,那不同于村里湖泊的浩瀚。她就那样听着,已经感到了满足。

然而生活永远不是你所能规划的航线,总有那么多不能顺遂人意的时候。孟东是家中的老二,上头有大哥,下头还有姊妹,生病的父母早已不能干那么多的粗活了,一家人的生计多少得靠着大哥。那一年征兵体检,他去了。或许多多少少也是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聪明亦如她,早已猜到。

“我要去当兵了,对不起。”那一刻,他不敢直视她的眼,那双那么迷人的眼。他的手上还拿着刚领到的军装,原本属于青春的荣耀,却印满了悲伤。

原本设想过千遍万遍,王馨却依然没有控制住自己。泪刮花了脸上特意画上的淡淡脂粉,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她摇着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等你,我会等你回来。”

那是孟东第一次落泪,在抱着王馨的时候,眼泪顺着脸颊流入她浓密的长发中,不知粘连起多少细细的发丝。

孟东如期赶赴部队。而她只能从他个把月来得一封封书信中了解他的近况。他说他的部队总是在前进当中,他们是铁道兵,路修到哪儿,他们的部队便驻扎在哪儿,他们一路从南方出发,跨过长江,穿过河北,在西安短时间休整,不久就要前往青海。天越来越冷,他们轮流站岗,脚在冰水中站着已经没有了感觉。尽管那么苦,但他说他在用自己的青春守护,这种使命般的责任是他以前未曾体验过的。但是孟东不敢告诉王馨他有多么的想她,在每个寂静的夜晚,发了疯似的想她。

孟东说他见到山了,他们还企图征服这巍峨的家伙。他们把炸药埋在山下,轰的一声炸出洞来,他们要在山里修建隧道,那样铁路就可以少走许多路。他说他还没见到海,但是看到了青海湖,那犹如仙境一样美妙的湖泊,每次看到那些热情的藏民姑娘,他就想到了她。

王馨告诉他自己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每天的生活充实而愉悦,那些天真的孩子总会问那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她有时候一下子都答不上来。

而孟东就回她说,等她到了年纪,他就娶她,他们会有自己可爱的孩子,一定像孩子妈妈一样的漂亮聪明。那时的他在漫天的大雪中仿佛感受到了温暖。

那年探亲,他们结婚了,只是他还欠她一个婚礼。

王馨一直在等待他的来信,然而这一次却漫长许多。一个月,两个月,她从来没有那么久没有他的消息。她每天守望在家门口,最害怕的便是那穿着军装的人,她怕从他们口中听到她最不愿意听到的。秋天的萧瑟弥漫着这间小小的屋子,她从来没有那么焦虑过。从白天到黑夜的等待,除了等待,还是等待。有时夜间门外响起脚步声,她都会惊醒,待那声音渐渐远去,失望又一次弥漫着她。

终于他的信来了,她像捧着至宝一般,连撕的动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然而信中的他并不好,她感受到了那字里行间的悲伤。他说他当上了排长,然而那却是用战友的生命换来的。他们在隧道里施工的时候遇到了塌方,巨大的山石瞬间就压下来,来得那么快,以至于根本没有机会朝着那洞口的光明跑去。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迫近。然而他没有死,一个排唯一活下来的两个人里有他。是他的战友压在了他的身上,用身体挡住了巨石。她看到了那糊开了的字迹,或许是水,又或许是泪。几个月来,他都在接受治疗,然而她却知道,身体上的痛对于他来说,远远不算什么,而心底的痛,可以将他销蚀殆尽。

王馨总说,他在用青春守护着祖国,而她,在青春的日子里守护他。那一刻,她不顾一切,只想赶紧到他的身边,抚平他心里的痛楚。

她给他去了一封信,买好了火车票,她希望她的信可以赶在几日几夜的火车旅程前到达他的手中。一个南方柔弱的女子就那样踏上了艰辛之旅。

北方的冬天是那样银装素裹,大雪封道,堵住了火车的去路。火车只得被迫停下,为了节省燃煤,火车停止了供暖。那样呼啸的夜,她蜷缩在自己的大衣里,透过模糊的车窗数着天上为数不多的星星,她知道,越是寒冷越是蛮荒的地方,就越是靠近他在的地方。

很庆幸的是孟东收到了那封信,然而他却迟迟没有等到心爱的她,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等待,部队有严明的纪律,他的内心万分焦虑,离开的时候,他多少次回过头希望看到那列绿皮火车的身影,然而每次都只有空荡荡的铁轨。

王馨拖着行李下车的时候,早已没有他的身影。

她身边的一个藏族小伙迎来了他的新娘。看着他们拥抱的场景,她的心中有说不出的辛酸。

那是她第一次出那么远的门,然而在这异乡,没有他,她不知所措。

“馨子。”他的声音那么真实,还伴随着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她猛然转头,一瞬间泪润湿了眼眶。她慌忙将它们拭去,只因她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他开心。

他说他原本是回去了,但是从首长那儿知道了火车被堵的事情。首长还为此骂了他,告诉他如果接不到她,就不要回部队了。部队到车站有好远的路,他借了部队的车,但因为路况实在太差,还是耽搁了。说这个的时候他用手挠着头,声音也轻了不少。她知道,他是内疚了,她依偎到他的怀里,从过去到将来一直是这样。

在那片雪域高原上,他补给了她一个婚礼。用蓝天白云做媒,用那牺牲战士墓碑为证,在战友们一声声呼喊中见证的爱情。

热情的藏民为她送来了嫁衣,那件衣服有着樟脑的香气,或许正是几代人传承的珍宝。

而他换上了干净的军装,挺拔着身姿,难掩那一抹军绿色下的柔情。

他说过他会带她去看山,去看海。他们登上雪峰,遥望着青海湖,大声的呐喊,好像是在祭奠他们难忘的青春。那山顶盘旋的红嘴鸟,你是正承载着这方故事远翔吗?或许只有你越过千山万水,一如既往朝着红日飞去。

在花样的年华里,有那么一种青春,在默默的奉献中忍受思念。然而,战士用青春的生命守护着祖国,也必有那样一种青春在默默守护他们。或许,这便是执念。

/ 林诗旖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