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紫金文艺 > 原创文学

高中里我爱的你

2013-11-17     编辑:zhangzheng   点击:1143

数不尽的日子已悄悄溜走,但在明媚清爽的阳光下我的脑海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回放着我们牵手的画面

我把愿儿的手轻轻挽过来,北方的冬阳笑嘻嘻的打了一束光在操场上,但寒冷的空气还是把愿儿的手冻得又红又冰,我不由自主的张了张怀抱。

“娟娟,以后不抱抱了,好不好?”愿儿的小脸在冬日阳光下附上一层层金灿灿的光芒,但脸上却是忍受和无奈的表情。

‘怎么啦?’我完全没有在意,把她呵护在怀里,我的体温比一般女孩子高,冬天像个小暖炉,这样紧紧抱着她就不会冷了吧

但她挣扎着躲开了我双手张开的怀抱,‘我们这样,很多人会说我们女同的。’她密密的睫毛垂下来,口气离我不远,也不近。

‘你那么在乎别人对我们的看法么?还是,你本来就不喜欢我这样?’我低下头去寻找她的目光,她却将头撇开。

‘我没有不喜欢,只是这样真不好。’她咬着下唇,我放在她手臂上的手下意识地滑下来。如果她这时的目光和我的瞳孔相撞,她一定会发现那里隐藏了多么深的失望和乞求。但下一秒我牵起她的手,‘好,那我们围操场走走?’她轻轻点头。我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手,慢慢地迈开步子,追随她的节奏,倾听她的话语

你的每一个要求我都竭力答应,但是,这一个可不可以,拒绝你?

我打开课桌上的小纸条,粉红色的便利条上是愿儿瘦长清秀的字迹:‘晚课后楼下等你’我的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什么事呃,小屁孩还不当面说。三个45分钟后,我早早的下楼,怕愿儿等我太久。可是貌似我快得更多,我微笑着在楼下昏黄的灯光下翘首,慢慢,愿儿在楼道里的轮廓渐渐清晰,她对着身边陪伴的同学轻声说:‘我还有事,你先走吧’身边的同学松开她挽在愿儿臂弯上的手,轻轻笑着走开。愿儿轻轻的呼了口气,在寒冷的空气里燃起清晰可见的白雾,她看了我一眼,没有像往常一样牵起我的手,我只好尾随她往前走,我正要开口,她却忽的转身:‘娟娟,我们现在分开一段时间,好不好,以后不一起去吃饭了,课间操的时候也不必等我了’

 ‘你说什么’

 ‘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互不打扰。’她说完像是松了一口气,但空中温热气息却像在寒夜中凝结成霜。

 ‘为什么啊,我是不是哪里不好,到底怎么了?我做错了什么你说啊’我忽然变得语无伦次。

 ‘不是,你没做错任何事,不是你的错。’她把头扭向一边,‘你是这个学校里对我最好的人’她把头更低了一点。

 ‘那为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我或许不是你的唯一,但你是啊’我音量大了很多,我能清晰感受到我脸上的怨与恨,她的脸忽然转过来,目光坚定又可怕的盯着我。‘那你知不知道被人在背后说成同性恋是什么滋味,我也有喜欢的人啊,你这样怎么让我开始啊’她变得激动起来,眼睛像一潭被风吹的涟漪层层的湖水,有星星在她的眼里闪动。我变得无话可说,我被迫选择了沉默,我也能感受到夜幕下,暴露在冷空气下皮肤在慢慢变凉,然后四周空气冻结起来。

有些事总是纠缠着不想失去,但,愈紧抓不放愈加快分离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是在愿儿的身边徘徊,我们互不说话,互不理睬,但是,在她身边好像我们依旧在一起。我总是骗自己,分开只是,一段时间,不长而已。但是,陪在我身边的只有愈来愈凉的空气,沉默而悲戚。我深知我一定会忍受不了的,所以我料到我有一天一定会打破这冷局,但是我没有料到冷冬后还有一场叫做倒春寒的闹剧。有时候,击败我们所有坚强防守的只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个瞬间。

‘愿儿,晚上我帮你买饭吧,吃完我们一起回宿舍,我有话和你说。’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空气随着话语慢慢从鼻腔滑出,我竟然在轻轻发抖,在和我曾经最亲近的人说话的时候。我看见愿儿的手慢慢从口袋里拿出,她的眼睛因为笑的缘故而弯弯的,然后我微微笑,向前伸出我的手。

但是,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向旁边同学的的臂弯的伸去,然后很灿烂的笑容绽放,‘不了,我和小A一起去吃饭,我不是说了我们分开的么’。有那么一瞬间,我真觉得她的笑很灿烂,灿烂的让人觉得残忍。愿儿,在你转身的那一瞬间,如果你回头看看,一定可以看见,我低头的样子像一只被拔光了刺的刺猬,愤怒而哀伤。你就那么不在乎我么,我在于你,到底有多廉价?和你说一次话也是一种奢侈么。于是我最后看了你一眼,就告诉我自己,这是我最后一次,很爱的看你。我的手垂在空气中,骨节握的发白。

了解你的状况并不难,同学们对于漂亮清纯的你大胆上演女追男议论纷纷,我想不知道都难,而且,你忘了,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的一举一动,我都能解读出近似的涵义,你说过,我们在一起就像照镜子一样,不说话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所以,知道你喜欢的男生不难,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也不难,知道你有多么喜欢也不难,知道怎么报复你更加不难。我承认,我的性格向来带着决绝与残忍,尽管对于你,带着不忍和犹豫。我怀揣着一颗灰黑色的心,带着精心策划好的面具,用尽心机,终于如愿以偿,和你喜欢的人在了一起。我不知道我在你的刺激下,是否失去了理智,但是事过以后,只恨回不去当年。当你看见我们在一起时,脸上流露出的表情深深写满了痛,我的嘴角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微微上扬,它只是很不听话的狠狠的向下撇,最后,直到它向下撇的肌肉僵硬的痛起来,我才换了一个姿势,向你深深地挤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这样,你的眼神从悲哀变成了绝望,像一只只利剑刺向我,我这支好伪装的盾,像一个狠毒而坚强的女王,守着战利品优雅的微笑。

我想,我们就是这样慢慢逼着对方远离自己,最后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

有些事,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就像,有可能,我一辈子也不知道你有多爱我

如果我没有高考,如果我没有毕业,如果我没有参加散伙聚会,如果我没有看见聚会上同学展示在校园里偷拍的照片,或许我就没有那么伤心,那么的怨恨自己,那么无比怀念我们青春里在一起的岁月,那么渴望时光倒流回我们在阳光下牵手的时刻。

那是同学在学校偷偷拍的照片,记录了每个真实的瞬间,几乎包括每个人,我也不例外。然后正当我在聚会上喝着饮料摆出标准微笑时,笑容僵硬在我脸上,因为我看到了这样的画面:我在躺椅上披着愿儿的衣服睡着,愿儿轻轻亲吻我的嘴唇。照片上显示的时间是在我和愿儿喜欢的男生在一起的期间。在所有人发出爆笑的同时,有一种咸咸的液体悄悄爬上我的脸上,我无法形容我的表情,是悲伤,还是悔恨,还是痛苦,或者是几者混合起来的五味杂陈,对不起,我的愿儿,我的高中,我的青春,辜负,原来是这样。

我高中从不上邮箱,如果上过这一次,事情或许不会是这个样子,愿儿的邮件排在最后一封,即不张扬但又显眼。

‘娟娟,无论我们在表面上是怎样的,但是相信我,我们在心里永远在一起。永远在心里陪伴着你的愿儿。’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读完这封早已过期很久的信后,先是笑了一下,随后竟然是,压抑的啜泣,小声但悠长,像是在为我的青春唱起了追悼曲,轻轻的,痛痛的。

或许,每个人的青春,都是欢乐与痛苦的拼接,就像吃麻辣烫,虽然我们被呛出眼泪和鼻涕,但是我们还是情不自禁的将青春这款菜停不住地塞进我们早已湿热的口中,如果胃没有限量,我们希望这,永不停歇。

/闻娟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