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紫金文艺 > 原创文学

欲报以德,昊天罔极 ——被遗忘的时光与罔极寺

2013-11-17     编辑:zhangzheng   点击:1365

初识罔极寺,彷佛只是一次偶然,或是邂逅。拥挤的东门车流中,我坐在其中一辆公交车上,迎着刺目的阳光,微眯着眼睛向外看。路边一块指示牌上画着箭头并写着:“唐代皇家寺院罔极寺——向东100米”。于是毫不犹豫地在这里下车,沿着箭头所指的小路向里寻去。

因为“皇家寺院”的说法,使我联想到宏伟显赫、七请佛骨的法门寺,也联想到著名宏丽、佛经译场的大慈恩寺。所以我猜想罔极寺,不知道又是一种的什么样的惊艳。

小巷狭窄逼仄,路旁是旧时简陋的居民区,并堆放着正在拆迁的工业产品。我一度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线。直到又有标识牌出现才敢放心继续前行。伴随着神秘感与怀疑感,小巷深处,我与罔极寺就此相遇。

黑色的牌匾金色的大字:“罔极寺”。红色的寺门大概因为历经了风雨沧桑而变得斑驳破碎,门墩上坐着两只“独脚兽”,它们都只有一只脚,不知道是什么年日曾遭到破坏。一只张嘴一只闭口,代表着吐纳与阿弥之意。我几乎都小看了这两只小兽,这两只石兽,非狮非虎,古称“獬豸”,俗谓“独角兽”,没有想到它们是唯一的唐朝遗物,故也被视为罔极寺的镇寺之宝。大唐的门槛,大唐的门墩,在拥挤的闹市中静静诉说着这千百年来的历史烟尘。也许很多人觉得文物是死板又无趣的,这其实是因为没有和它们交流。这不是天方夜谭,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站在那些老得不能再老的家伙们面前,和它们谈谈世界的变化,谈谈当年的月光,谈谈长安城里数千年的雨雪风霜。这时候那些史料或传说中的古人,也会和你并肩站着,凝视着同样的器物,跳动着同样的心跳。

中国传统寺庙的建筑风格是“重重院落,层层殿宇,曲径回廊,雕梁画栋”。罔极寺虽然现存的规模不大,但也离不了“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第一进院有钟鼓楼和韦驮殿。听说从中门进入佛殿有“遁入空门”之意,我并非礼佛之人,只有向禅之心,所以从偏门进殿内参观。可以发现这里的香火并不旺盛,大概是因为它闹中取静的地理位置和小巧无闻的建造规模产生的影响。佛像倒是栩栩如生,令人敬畏。第二进院有大雄宝殿,可以看出来佛像大概都是新修或翻新的。罔极寺内存着各类碑记六块,其中有明正统八年、清嘉靖四年、乾隆五十四年、道光三十年、民国廿四年和1997年重修碑记。碑文其实都已经不甚清晰,但是历史的足迹就这样踩在了那些石碑之上,让今天的我们慨叹,也让我们反省。最后一进院最大,正中是卧佛殿,左手是一座三层楼式的古楼阁建筑。在楼阁的南面有一块地面用铁丝网围起来,养了几只绿孔雀。这些生灵们像似沾染了些许佛意,形态纯净,动作安静。就在这孔雀笼中,有一幢六面石经幢,上刻了“般若波罗密心经”。

罔极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静”。这是一种超乎理解的静谧。虽然它身处交通繁华喧闹的东门外,虽然它的周围是钢筋水泥住宅的拆迁与修建,可是自踏进寺门开始,凡尘的俗杂就仿佛那些令我们步履维艰的行李一样被丢在了门外。不得不承认罔极寺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它是都市中的一块净土。也许我们没有宗教信仰,可并不影响我们感受宝相庄严。整个园子里的空气掺杂着香火气息,似乎都不忍流动般地凝固着,时间的流转飞驰在这里也只似是白驹温柔的歇息。这里的建筑虽然历经磨难甚至稍显颓败,可是当心灵为这净土之“静”勾留之时,所有的雕栏与屋角,所有的泥像与香炉,全都佛光闪闪。停下来,在这里停下来,不是因为太多的心事而走不动,而是因为没有了过往,才能在凝固的时间空间中,真正地找到属于自己的静气凝神的感觉。佛家崇尚一刹那的醍醐或是顿悟,而现代人总是因为“忙”而“亡”了“心”,更别说从醉生梦死中大梦惊醒。而罔极寺虽然小,但是它以它在我看来颇为神奇的佛法帮助我们,停下来,在最静谧的殿堂里,倾听自己最原始的心跳。

作为皇家寺院,罔极寺的前生当然不是现在这般高楼与棚户中突兀又渺小的存在。我沿溯着历史的滚滚长河继续寻觅,在水一方看到了罔极寺的前世今生。

公元705年正月,逼迫82岁的武则天被逼退位,太子李显登基,改年号为神龙,武周王朝结束。同年3月,太平公主在长安义宁坊为武则天立寺祈福,取名罔极寺。

开元天宝年间,罔极寺发展到了鼎盛。开元八年,玄宗拆毁兴庆宫和大明宫别殿,对罔极寺进行扩建。开元二十年改名兴唐寺。永泰元年(765年)三月,吐蕃与代宗唐王朝在罔极寺会盟,订结和约。现长庆会盟碑仍完好地保留在拉萨大昭寺内。会昌五年(845),武宗下令禁断佛教,罔极寺亦在此时被废毁。时隔不久,宣宗即位,罔极寺在得以恢复,但大不如前。

唐朝末年战乱、政治中心的东移使罔极寺陷入长时间的沉寂。到了近代,尽管佛事活动还在继续,但罔极寺的规模已大大缩小了。民国十四年(1925),经陕西佛教会决定,罔极寺改为尼寺,安置尼僧。如今,罔极寺已经成为著名的尼僧寺院。民国十九年(1930年),炮房街一家做纸炮作坊发生爆炸,大火烧了半条街道,罔极寺被烧得只剩下五间前殿,及三棵参天高的银杏树火后余生。

文革中,罔极寺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寺庙被多侵占,尤其是唐宋间的石刻睡佛被毁,慈禧太后1900年来陕避难赐与住持的一笔虎真迹及大量经书文物也都不翼而飞。1983年,罔极寺被确定为西安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从罔极寺的经历中,不难看出罔极寺反复浮沉的荣耀与孤独。它的重要地位可见一斑,它的沉寂遭遇也令人动容。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以德,昊天罔极。”罔极寺的名字出自《诗经·小雅·蓼莪》,也出自大唐时期那个传奇的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身上有无数的争议,无论是她的野心勃勃,还是她的宫闱秘史,抑或有她遗传的卓绝政治才华以及悲凉结局。罔极寺是太平公主为武则天祈福所建,从中也不难看到这个谜一般的女人对自己母亲的孝敬与依赖。之后玄宗虽为太平公主的政敌,可对待罔极寺仍是恭敬有加,一度使这里发扬光大。专制社会中的权力斗争往往是残酷惊人与黑暗隐晦的,可是罔极寺却散发着亲情的圣洁光彩,屹立在盛唐的风云变迁中,不仅是黑暗史册中金光闪闪的一笔,也是佛教历史中至关重要的一迹。据有史学家分析说,寺庙包括佛法,都是武则天及太平公主有力的政治武器之一。可是我在香火中闭目的时候,闻不到硝烟,却唯有宁静。可以想象当子孙儿女在肃穆的佛殿中静默祈福的时候,政治早应就放在山门之外,因为这里只是一片“神爱世人”的净土。

罔极寺是清静之地,可是在它背后有着许多名噪一时的人物与难以诉说的故事。建筑是流动的音乐,更是无言的故事。如今的罔极寺,和唐朝的气运一样由盛入衰,杂乱的棚户也代替了千年历史的塔林,广阔的面积只能龟缩于水泥森林的小巷一隅,时间的洗刷与烈火的攻击就这样让恢弘华丽荡然无存。可是历史的灰烬还堆积在寺庙的地板上,所以我们的每一个脚步才走得沉重与虔诚,精神的香火依然长明不灭,所以我们的每一次驻足才激动又平静。罔极寺在历史遗存丰厚的古城西安只是一处不甚起眼的庙宇,可它在千年长安的明月清风之中,它早已是一座不毁的圣殿。

当我离开西安,离开家乡,火车沉郁而急促的汽笛声响起之时,我蓦然听到罔极寺内清脆的鸟鸣。原来这个城市留给我的定格,竟是如此的撩动心弦。千年古都的人文气息,不只在那些名动四方的风土人情之中,也在这些离我们很近而远得让很多人都未曾驻足的屋檐与巷道之内。

睡佛殿前有一联:“若不回头谁替汝救苦救难;倘能转意何须我大慈大悲”。这是罔极寺告诉我的话语,我也想告诉下一个人。好风景不一定在人多处,人多处切莫惊扰了静时光。

/葛越

 

TIPS

景点简介:罔极寺地处西安市东关炮坊街内,创始于唐神龙元年(705),有1300多年的历史,是镇国太平公主为母后武则天祈福而修建的皇家寺院。寺名取自《诗经》欲报以德,昊天罔极之句,以表达子女对父母无限的孝思。盛唐时居于大明宫与兴庆宫之间,在唐皇城内供皇室宫廷朝礼之用。罔极寺为西安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属中国佛教净土宗祖庭之一,其宗教、文化、文物古迹价值在全国都属珍稀。

营业时间:8:00-18:00

公交线路:1127102路在鸡市拐站下。进更新街向北路西进炮房街约100米即到。或在东门/东门外下车,进炮房街沿路步行100米。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