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紫金文艺 > 原创文学

祭我已然逝去的十九个年华

2011-06-16     编辑:admin   点击:3670

很多人都把这个生日当成二十岁的生日,但是我总是固执地坚持这是十九岁的生日。不是因为我害怕变老,而是我不愿长大。我希望生活永远简单而纯真。但是,我们依然在不知不觉地长大。其实就算不长大又能怎么样呢?生活还是依然有虚伪、痛苦与不堪。
十九岁的年华,回想起来依然像我所喜欢的歌一样,安静平淡。十八岁以前生活是简单的校园、车站与家的来回,有偶尔的哭泣与冥想,偶尔的发呆与张狂。十九岁,好像多了一点点的波澜,开始会去KTV,会毫无缘由地通宵,人生第一次进了酒吧……
大学,除了早上可以起得吃一点,晚上可以睡得吃一点,作业可以一个星期交一次,写文章一定上千字,好像真得和以前没有什么差别。前几天是沸沸扬扬的高考,回想自己高考那会儿,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又似乎什么都记得。印象最深的只是那场考试突然下雨,拉着小suosuo的手一路狂奔回教室。于是又想起立夏的话,于是觉得当初自己也好像在天堂奔跑。很多事情,我们当初没感觉,回想总是让它们变得光彩夺目。小suosuo,我们还可以这样跑一次吗?或者,还会有人在雨里和我一起奔跑吗?我总是和室友说,在大学四年里,我一定要淋一次大雨。她们会没心没肺地骂一句“神经病”。但是,我就是想淋,想在雨里看不清一切,想让大雨洗刷一切。
真得很想写写同宿舍的姐妹们,但是觉得现在不是时候。现在写就感觉我们明年就要离开似地,搞得生离死别的,我们还要一起住很久呢,我们还要一起穿长长的大衣,带上帽子唱“London bridge”呢,我们还要窝在一起看电影呢……
其实现在依然不懂自己为什么会选择浙大,又或许我是懂的吧。但是,这个问题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呢。反正就这样了。
大一,如果要我说印象深的事,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冒出来的就是元旦的时候L带着我和小白走过漫漫长路,寻找传说中的温州村,然后吃了一碗热腾腾的肉丸。是多少年没有在这种路边的小吃店里吃东西了。小时候,周末的早晨,妈妈总是会带着我去路边的早餐店里吃馄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有去过那儿了呢,也许是从老板换人开始,也许是从我开始晚睡晚起开始,或是其他什么时候开始吧。也会想起奶奶在的时候,我总是会早上很迟很迟到奶奶家对面的早餐店吃东西,现在应该是再也不会去了。爸爸总是不允许我们吃这些他觉得不卫生的东西,但是我一直一直都觉得,在路边的小摊里吃东西有一种温馨纯真的感觉,仿佛周围的热气里弥漫的都是温情。
今天收到很多很多人的祝福,也有很多人没有。但是依然觉得幸福。我想如果没有QQ,人人,很多人的生日我也是记不得的吧。
夏季总是伤感的季节,对于所有年轻的人来说。又是一年的毕业季,校园里到处是穿着学士服硕士服和霸气的博士服拍照的学长学姐。时间真得过得很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过去了,很快,三年也会过去,然后我们就成了那些在相片里的人,然后我们各自奔天涯,就如一年以前一样。
忽然又想起那年听《少年》时眼角的眼泪,“那是我们回不去的从前”,真得搞不懂当时自己为什么会哭,那时候我们还相亲相爱地在一起呀,袋子,TT ,开心,泡,舒丹,洪泽兄、张依晨、兔子、死姗、小幺、英子、小suosuo、小舟舟……那时候,还会常常听到莹仔晚上打呼噜的声音,那时候还会每天晚自习课间洪泽兄问的“去W吗?”,还会时常去楼上串门……
一年,我是有所改变了吧,换了很多次发型,然后却又兜兜转转回到了原来的自己。同学来看我,和她坐在情人坡上谈天说地,她说“老张,我发现你会像话了不少”。也许,只是在你面前吧,不会有顾忌,不用怕说错,你应该是从小到大最最了解我的人。老妈说你是会为我赴汤蹈火的人。也许吧,你会把很多事情对我说,但是原谅我很多事情并没有告诉你。我太喜欢自己一个人咀嚼很多东西了。
那一次写日志,戴高说我开始有点成熟了,然后想起那天你约我在西城见,你也是这么说“老张,我觉得你变成熟了”。那天我披着头发,穿着衬衫,也许装束的改变是会有这种错觉吧,但是我好像依然是个小孩子呀。买衣服不还是跟在你屁股后面。那天看着一对中年妇女互相开玩笑,你无比羡慕地说“老张,很多年以后我们能不能够也这样?”很多年以后,会怎么样呢?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我们会的吧。其实,初中的时候,你真得不讨人喜欢呢。现在不知道是不是改了很多。但是,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会一直一直是朋友的。
燕姐,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你。第一次你千里传音从湖南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真得很震惊很开心。说起来我们俩之间的缘分真得很奇怪,因为几次考试的时候坐在一起而认识,然后成了同学成了室友。高二的时候,我记得我们总是吵架。我说话总是那么不客气。也许那就是我的本性吧,全身扎满刺。我说我只会对亲近的人这样。真得,我在大家的印象里总是安静,但是我在家里真得很暴躁。也许是我太过了,那时候的我们似乎越来越疏离。我想那不是你的错,而是我。有些人你需要和他保持一定距离,我想我就是这样,我太执着与完美,以至于有时候没有办法忍受一个人的缺点。还记得四年以前,中考完的时候,我带你去鲁迅故里玩,路上,你突然问我:你会等待还是离开。那时候我说我开始会等,等久了会离开的是不是?四年以后,我想我依然是这个答案——“等久了会离开”,只是我不知道这个久是多久,也许会是很久很久。前几天看到一句话“等待是幸福的仪式”。我想很多东西都是要有仪式的。我们用等待换取幸福或者成功,用泪水与汗水祭祀我们的青春。
记得刚进入高中的时候,真得很想回到过去,但是现在,我会缅怀,却不会期望回到过去了。《了不起的盖茨比》,有一句话——我们逆水行舟,不断被推向往昔岁月。生活在向前,回头我们并不能得到什么,带着曾经的勇气往前,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到最初的位置。
 
 
                                             
 
                                                           浙江大学张茜容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