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紫金文艺 > 原创文学

你笑我歌颂

2012-09-19     编辑:caibian   点击:6075

    第一次听闻你的名字,我以为那里有一簇火,和一种会开花的草。
    当然,实际上并不是。你父母只取来同音字里最简单干净的两个给了你。你提起过,你名字译自俄语,当时我心里有一秒钟的惊艳。然而过后我百度来百度去,就是找不着与之相似的俄文名字,想知道你名字含义的小愿望没实现。你的心思我从来不用猜,但你终究给我,留了个悬念。
    你对我说过一句秒杀我的话,“我觉得和你有点相见恨晚”。我听了,才忽然知道,我原来该用这话来形容我一直以来对你的感觉。有科学研究说,待在亲密朋友身边就仿若身上裹了一床羽绒被那样暖。你就是那个,让我信了这项研究的人啊。有你在身边,逛一个多空旷的广场都有兴致,压一条多长的马路都有意思,看一场多傻的电影都是有趣的事。我依赖你,也笑着听你任性,愿意为你做点什么,也在你为我付出什么的时候满心感动。说是“朋友”够了吗?或许我要为它加千万个矫情的定语才准确吧。
    还有,我觉得你老在宠溺我你知道吗?你像个“姐姐”。有个雨天,下了很小很小的雨,我坐在台阶上,你站在下一级。雨点打进我们发间。然后你用外套把我的头笼向你,温柔得不像话,就如同一个安慰的拥抱。那让我感到世界上所有的荒芜和凄寒都绝迹了,明明是秋风扫落叶,却像春临江南那么美好了。
    同甘共苦是多难得又多简单,心情好时互相传染,心情不好,竟然可以是因为同样的理由。记得有次同时默写不通过,一起倒霉地去了趟办公室。又有一次,同时考试没考好,一起伤心地挨了顿小批。为此我还对你生出了一种“兄弟”般的感情呢,我承认这种感情有一点不讲理,不过我知道你会宽容我所有古怪的想法。
        说我们间存在心灵感应,是夸张了吧,不过那样的事真的发生过。我脑子里面想到你,突然听见电话铃响,接起来,耳边就是你声音。你声音是地中海的风。不过如果你觉得这巧合不算什么,那也有道理,因为想念你那样频繁,撞到你来电,也不是小概率事件。
    快结尾了。按说,这只是篇随笔,又不是给你的信,我尽可以更煽情一点。可是万一你看见怎么办?我要以防万一。哦对了,我只给你写过一封信吧,可严格地说,那只是封电子邮件。更严格地说,那不是我写的,我不过摘了段歌词送给你。而且为了别太直白,那歌词还是英文的。有一天,那首歌,我唱给你听?——
Even though for now we’ve gotta say goodbye,I know you’ll be forever in my life.Never gone,never far,in my heart is where you are. 
    相遇之前,分别之后,我看不见那般灭顶温柔的笑颜。
(文/风令)

分享到:MYZ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