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紫金文艺 > 校园寻微

对世界的执念

2011-12-22     编辑:caibian   点击:1801

1.我觉得,每个人眼里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

   也许是脑子里充斥的粉红泡泡太多了,抑或是最近性格越来越生僻,独自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的时候,一个人在公交车上拉着拉环左摇右摆的时候,会在一瞬间产生恍惚的感觉,好像身边的人都变成幻影,或者是我自己变成了幻影,伸出手去,轻轻握紧,风慢慢从指缝里泻出,温柔的触感像是青丝在指间滑落一般,世界化为落在眼里的一片潋滟的光芒。

   然后会歪着脑袋想,侑子在说那句“世界在不知道她的人眼中是很小的,在知道她的人眼中确实很大的”时到底是不是很认真。

   在想,是不是有很多的世界堆叠在不同的次元,不是天上的天堂或是地下的地域,而是人间存在的很多世界。

   在想,那些世界是不是很美,是一望无际的海洋,还是在冷冽蓝天下蔓延着的冰原。

   我的想象力实在是匮乏,虽是在幻想着堆叠着的无数次元世界,那些幻想中的世界却仍然是我生活的这个现实世界存在的一部分,被放大了,更干净,更简单,更纯粹而已。

   在现实世界里切下一部分,然后把它拉成无限大的空间,这样就会创造出很美的世界。而这样的世界,因为单调而纯粹,因为纯粹而美好。

   然后叹一口气,告诉自己回到现实中来。

   前段时间看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书里面的“我”问吟子,“吟子,外面的世界很残酷吧。我这样的人会很快堕落的吧?”

   吟子回答:“世界是不分内外的呀。这世界只有一个。”

   接下来的一段是这样写的:

   “吟子断然地说。我第一次见到说话这样斩钉截铁的吟子。我在脑子里一遍一遍回味这句话,愈加感觉到自己太无知、软弱了。”

   明明知道世界只有一个却仍然要去幻想世界的模样,就更加无知、软弱了吧。

   世界只有一个,即使她的表象无数。温暖的阳光和绚烂的霞霭之下,是世界嗜血的笑容;柔软的草地、松软的泥土之下,是世界沸腾着的血液;再之下,是世界金属般冰凉的触感。

   面对这样的世界我曾经选择闭上眼睛,去幻想自己明明睁开眼就能看得清楚的那些存在,就像一个爱到无可救药的人在冷酷的爱人面前欺骗自己的模样。

   2.我眼里看到的世界和别人看到的是不是一样的呢?记得《蜂蜜和四叶草》里的阿久有一双明亮脱俗的眼睛。映在她眼眸的樱花树和长颈鹿什么的,在她的画笔下流淌成她看到的世界的样子。亚由美说她很想用阿久的眼睛看看这世界。

   如果可以,我也想透过别人的眼睛去好好观察这世界。

   如果我是梵高,看到的向日葵就是那种炽热的模样吧,看到的星空就是那种扭曲的模样吧。

   如果我是提香,世界在我眼里会明亮温暖得不像话。

   如果我是海伦凯勒,世界是一片冰凉的黑暗,还有黑暗中琉璃色的想象与信仰静静漂浮。

   如果我——

   如果能透过别人的眼睛去看世界,想必就能体会到他人的心情、爱恨,能够看到在不同的视角里,世界是有着怎样蛊惑的色彩。

   为什么明明是同一个世界,在孩童的眼里就那样轻易地滤去了纠结与黑暗,在成人眼里却是那样肮脏而污秽。

   为什么是同一个世界,有些人永远看不到黑暗,而有些人永远看不到光明。

   他们说,在宇宙飞船上观望这颗叫做地球的蓝色星球,是那样美丽。无垠的宇宙之中,它缓缓旋转,朦胧的水蓝色,美得无以复加。

   如果可以,我想有一双明亮的眼眸。不曾被伤害,不曾被欺骗,不曾被背叛,不曾被羞辱,因而可以有澄澈的样子。希望透过那样的眼睛,我可以看见天使的巢穴。

 

   3.世界却总有美丽的角落。这个世界,总是很矛盾。

   就像冷酷无情的人在不经意之间流露的一丝温柔,那种温柔,让人沉沦。

   路边的花开了。

   天上有好多像棉花糖的云。

   学校的草坪被风吹出了绿色的波浪。

   有很多时候,觉得不开心。但是,小小的事情,又能让过得最烂的一天变得神奇。

   冬天放学冷得打抖,天又黑压压的,心情糟得要命。这个时候,在路上卖一个热乎乎的烧饼放在嘴边啃,就会觉得很幸福。

   在公交车上给需要的人让座,得到一个感谢的微笑,就会觉得世界很美好。

   因为考试成绩不理想连续哭了两节课,朋友像献宝一样捧着一盒千层雪在我面前晃着,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用小狗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一下子就破涕为笑,啊呜啊呜地开始往嘴巴里塞冰淇淋,觉得整个身体都弥漫着甜味。

   初中时候,超喜欢校园里的花。

   夏天的某一个傍晚,从地下车库里推车子出来时,突然闻到一缕清香,侧身一看,是车库门口那一小片栀子开放了。这个世界,突然有了温暖的夏天的味道。

   十月金桂开放的时候,也曾伙同他人在庭院里偷偷摘下桂花,用水冲后,放在舌尖上,然后很郁闷地发现生桂花一点都不甜。

   尘世到底美不美。

Vae的歌《尘世美》洋溢着美的味道。那句“与陌陌红尘共醉”更是可爱。

   很多时候,真的渴望自己能想得道的人一样,不要再有什么悲喜之感。因为总觉得那些悲伤,已经超出了我的心能够负载的范围。我讨厌流眼泪,却偏偏无法控制自己。法拉奇说,女人是不能流眼泪的。我知道她是对的。不论是人前还是人后的眼泪,都是软弱的表现。

  如果能对于人情冷暖再也无动于衷,如果能冷冷地把回忆践踏在脚下,如果能不再在乎那么多的人和事物,如果可以把爱放下,我也就也可以少受一些折磨,能对那些在心里面翻江倒海般铰着的痛楚渐渐麻木。

   可是我又是那样贪恋着尘世里真情的温度。

(文/提子)

 

分享到:MYZJU